爱美剧,爱生活 请登录 | 免费注册

从邪恶中拯救我

2020/09/12
阅读  1343
点击在线观看&或下载观看 从邪恶中拯救我 675

还记得这句经典台词吗?

 

“瘦巴巴的老爷们儿,一起走啊!”

 

 

在豆瓣,超过25w人都在守着——

 

这两个瘦巴巴的老爷们儿回来。

 

他们是谁?

 

韩国青龙、百想、大钟大满贯影帝黄政民,

 

以及26岁就拿下青龙影帝的李政宰。

 

《新世界》剧照

 

开头那句台词,出自何处?

 

豆瓣评分8.8,

 

100%的创作灵感取自《无间道》,

 

上映7年仍在豆瓣排名第180位的《新世界》。

 

 

同样的两大男主,同样是黑帮题材,同样从头打到尾。

 

不同的是,7年前是“瘦巴巴的老爷们儿,一起走啊!”

 

7年后,却成了“瘦巴巴的老爷们儿,来掐一架!”

 

《从邪恶中拯救我》

Deliver Us From Evil

2020.8.5 韩国

 

 

通常来讲,经典的银幕cp再聚首,总逃不开炒冷饭的嫌疑。

 

那《从邪恶中拯救我》(以下简称《邪恶》)这份饭做的咋样?

 

早有数据佐证——

 

上映5天观影人次突破200万,票房收入约1490万美元,位居当周全球单片票房之首;

 

蝉联20天韩国票房日冠,截止目前观影人次超430万,在疫情期间轻松突破损益点;(影片公布的纯制作费用138亿韩元,观影人次达到350万即可回本)

 

naver截止9月10日数据

 

最重要的是,影片在naver上的观众评分8.57(满分10),豆瓣目前7.4。

 

 

可以说从《邪恶》开始,韩国本土电影才摆脱了疫情阴影笼罩下的颓势。

 

也是它的出现,把《釜山行2》和《活着》里那些病怏怏的丧尸们,一脚踢开。

 

看皮相,《邪恶》不仅有两位影帝坐镇。

 

编导是罗宏镇团队(代表作品《黄海》、《追击者》)出来的洪元灿。

 

摄影是掌镜过《寄生虫》、《雪国列车》、《燃烧》的洪京彪。

 

美术指导是参与过《出租车司机》、《局内人》的赵华盛。

 

配乐是参与过《密探》、《完美的他人》的Mowg。

 

此外,还有拿过两座最佳新人奖的朴正民充当绿叶。

 

 

《邪恶》的火爆,似乎早已注定。

 

不过,片子到底好在哪,咱们还得具体分析。

 

>>>>鲜明的人物

 

男主仁南(黄政民 饰),原韩国国家情报局里的秘密特工。

 

 

因身份曝光,被当局追杀。

 

无奈之下,他只好出走日本,在当地做起了杀人的老本行。

 

仁南的经验丰富,业务能力很强。

 

通常像那种没人敢接的大人物,都会落到他头上。

 

比如影片开头,仁南的任务目标,就是某黑社会东京分部的头目宫川大辅。

 

解决屋内屋外的警卫,干掉手持来福枪的宫川。

 

仁南灭门需要用到的武器,有且仅有——

 

一根钢丝。

 

 

因为曾在情报机构工作,仁南的拿手绝活,其实是——

 

逼供。

 

控制住目标后二话不说,先钳掉一根手指再开口。

 

 

虽然身为一名杀手,仁南的“手艺”精湛、高超,但他并不热爱自己的事业。

 

每次执行完任务,都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

生活中的仁南很丧,就算一摞摞的现钞放在眼前,都懒得看一眼。

 

 

离开家乡后,每天的生活,就是吃饭、喝酒、睡觉、杀人。

 

仁南想出去旅游散散心,他不知道这样活下去,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

男二(李政宰 饰),外号“屠夫”的杀人狂魔。

 

之所以被叫成“屠夫”,是因为他有个怪癖好——

 

每杀一个人,必须倒吊起来开膛破肚。

 

 

这位大兄弟的头,非常铁。

 

擅闯黑帮的老巢,硬刚特警队的镇压,雷向来都是单枪匹马。

 

 

为报弑兄之仇,追杀仁南。

 

雷一路上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,追到最后连杀人的原因都忘记了。

 

对雷来说,杀戮就是生命的唯一意义。

 

他在片中这样解释:

 

“死在我手里的人经常会问‘一定要赶尽杀绝吗?’

 

然后用恐惧的眼神哀求我。

 

殊不知,我这么做就是为了看那幅样子。”

 

 

一个厌倦杀戮,一个为杀戮而生。

 

雷和仁南,互为性格的对立面。

 

二者相遇,自然是水火不容。

 

 

当然,如果全片100%的时间都是争斗杀戮,观众难免感到疲惫。

 

《邪恶》特意加入了一个调味剂——

 

尤美(朴正民 饰)。

 

 

尤美是个跨性别者。

 

她妩媚风骚。

 

标准的东施效颦,手到擒来。

 

 

她胆小懦弱。

 

常规的五官集合,收放自如。

 

 

她也善良。

 

因为自己也有孩子,只是碍于变性人的身份不敢相见。

 

她可以为帮仁南寻女铤而走险,

 

也可以为救人水火闭眼撞车。

 

 

虽说多数情况下,尤美存在的意义,只是缓解紧张的气氛。

 

但这个人物并不功能化,在片中的戏份也很关键。

 

因为涉及关键剧透,这里就不展开讲了。

 

回过头来,我们再来看看三个主要角色。

 

仁南很丧,雷很癫狂,尤美懦弱。

 

影片在塑造鲜明人物的同时,也设置了每个人需要跨过的障碍。

 

片名为《从邪恶中拯救我》,其实就是指——

 

让仁南找回生命的意义,

 

使雷从无尽的杀戮中解脱,

 

帮助尤美勇敢的面对自己。

 

 

为了不剧透太多,我只能告诉你,三者《邪恶》都完成了。

 

鲜明的人物和显而易见的成长路径,这是影片的第一个优点。

 

>>>>动作戏生猛

 

老实说,《邪恶》的故事线相当简单。

 

一句话总结,就是:

 

仁南在任务中杀掉了雷的哥哥,雷为寻仇一路阻挠仁南营救被人贩拐跑的女儿,而尤美从中帮了大忙。

 

听起来有点像《杀破狼·贪狼》+《狗咬狗》?

 

是的。

 

只要人物构建起来,动作戏才是这类片最大的看点。

 

影片中所有涉及肉搏和冷兵器的段落,全都发生在闭塞的空间中。

 

比如:

 

雷去旧厂房,寻找仁南女儿的线索。

 

 

仁南在人贩窝点,与雷短兵相接。

 

 

仁南和雷在车内,最终殊死一搏。

 

 

在有限的空间内,墙壁和陈设给打斗带来了更多的可看性。

 

局限的空间,也让整段戏的紧迫感,提升了一层。

 

另外,影片的肉搏戏还加入了大量的手持拍摄。

 

移动的镜头和连贯的动作,赋予了这些动作戏更强的沉浸感。

 

大家如果在家里看《邪恶》,务必要选一块最大的屏幕。

 

除了肉搏,片中还有不少追车和枪战。

 

以仁南去工厂救女的这场戏为例。

 

在他追逐运送女儿的车时。

 

雷揣着手榴弹,扛着散弹枪,坐着一辆小三轮,突然拦住了仁南的去路。

 

 

仁南赶忙改变路线,而雷则一路狂轰滥炸。

 

坐架无敌小三轮,视各种枪林弹雨如无物。

 

 

这场戏中的慢镜头放大了枪械的破坏力;

 

摇晃镜头则增添了紧张的气氛。

 

此外,这一段的调度和剪辑也非常优秀。

 

几个镜头一切,仁南、雷和特警队所处的位置,清晰明了。

 

 

我们有时候会说,有些片子的枪战场面看着特别乱。

 

其实就是这里没有做好。

 

我知道,看到这有人多半会说:

 

动作戏拍得再火爆有啥用,人都成神了,挨了无数刀,穿过枪林弹雨只是受伤,却不死。

 

这的确是个问题。

 

但影片上来就给雷赋予了复仇的任务,而仁南则是因女儿才找到活下去的意义。

 

有这样的动机加持,在观看这段戏时,大多数人的心理应该是:

 

雷还没有完成复仇,死在警察或黑帮手里就太荒唐了;

 

仁南的女儿马上就要做器官移植手术了,他一定要赶在动刀之前赶到啊。

 

 

说到底,《邪恶》动作戏的火爆和夸张,是缘于两个人为达成目的的毫无保留。

 

同理,我们在看《英雄本色》中,周润发孤身干掉整个酒店的黑帮,也不会觉得违和。

 

>>>>文戏打动人

 

单靠人物塑造和动作戏的优秀,并不足以让《邪恶》取得如今的口碑。

 

毕竟这部片的主线,讲的是父亲寻女,一个以亲情为主题的故事。

 

这部分在影片中的占比,虽然不多。

 

但黄政民单靠表演,就撑起了亲情主题的半边天!

 

说一段最打动我的表演。

 

因为自己被追捕逃往国外,仁南缺席了女儿的童年。(而且仁南是在女儿被拐后,才知道她的存在)

 

在刚把女儿救出时,仁南一直不敢告诉女儿自己的身份。

 

 

这时,因为仁南要与偷渡客接头,他必须要离开女儿几分钟。

 

而由于一直以叔叔自居,女儿跟他始终熟络不起来。

 

可就在准备出门的最后一刻,女儿突然张开双臂想要抱仁南。

 

黄政民在这里的表演,先是愣住,再三确认女儿想抱他的意图。

 

 

然后扭头看向,请来帮女儿检查身体的医生,潜台词是:

 

“看啊,我的女儿终于肯亲近我了。”

 

 

需要注意的是,黄政民在女儿视线内时,始终强压着情绪。

 

只有在女儿看不到时,才会嘴唇颤动,才会不强收自己的泪水。

 

 

但一转眼,黄政民就压住了情绪。

 

因为与女儿的和解,再次坚定了仁南这个人物的责任——

 

现在时间紧迫,必须在最快的时间里送走女儿。

 

 

如此细腻的表演,一下就把一个矛盾且充满愧疚的父亲形象,完整地呈现出来。

 

这场哭戏,没有一句台词,但情感却是最充沛的。

 

说完演员表演的半边天,那影片打动人的另半边天在哪呢?

 

调色和美术。

 

已经看过正片的朋友,多半会有一个很明显的观感:

 

《邪恶》的画面经常很黄暴。

 

暴力是必须的,但此黄非彼黄。

 

仁南到达曼谷,开始寻找女儿后。

 

整个画面的色调,基本都是黄色的。

 

 

黄色可以代表夕阳,也可以是末日。

 

这也代表着两位男主的自我救赎之路,将会是一段末路。

 

黄色的主调,也预示着影片不太圆满的结局。

 

美术方面,在仁南救女儿的主线中,出现了大量的黄绿配色。

 

 

这样的搭配,会给人一种亲切温暖,并且充满生机和希望的感觉。

 

举个最明显的栗子。

 

《小王子》主人公的形象,用到的就是这种配色方案。

 

 

虽说《邪恶》的文戏占比并不多,但影片依靠演员和美术调色,很大程度地弥补了这方面的缺陷。

 

这也是它,高于不少纯类型动作片的地方。

 

《邪恶》在动作戏上亮眼,人物塑造鲜明,文戏也在有限的空间内,没有成为整部戏的短板。

 

这部电影可以说是“文武双全”。

 

可也必须承认,它的成功,是建立在不少同类型,尤其是港片的基础上的。

 

就像《杀破狼·贪狼》中古天乐远赴泰国救女。

 

就像《狗咬狗》中为复仇癫狂至死的陈冠希和李灿森。

 

 

在《邪恶》中,雷端着枪穿越枪林弹雨,结尾的双雄对决皆是浪漫。

 

这也能找到《英雄本色》中的小马哥,以及《真心英雄》里杰克和阿豪的影子。

 

 

包括《从邪恶中拯救我》,也包括《新世界》。

 

这些年,我们一直在讲:

 

韩国电影是在模仿港片,致敬港片。

 

是站在前人的成就上,发光发热。

 

但需要注意,也值得慨叹的是——

 

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也可以引申为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爱美剧tv推荐 从邪恶中拯救我剧情介绍

0
0
上一篇:  受骗者
下一篇:  乌娜